栏目导航
   

玛法野史NPC篇·鹊桥仙女

作者:奇迹Mu私…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7/11 6:07:53

  玛法野史篇·鹊桥仙女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传奇中的你我,也在缔造着传奇。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我曾是天界的仙子,是众姐妹中,最受父皇宠爱的三公主。我与母后学得一手织绣绝艺,织得出朝霞似锦,绣得成彩云如画。每当我的绣品将人间苍穹装点得美不胜收时,我都会满心欢喜。虽然我的灵妙巧手常惹来群仙的艳羡,不过我并不以为意,我更喜欢的,是父皇看我时,眼里流露的欣赏,那是我的骄傲。世人皆言做仙好,我却越发厌倦起天宫的清冷。闲暇时,我会去嫦娥的月宫闲坐,边轻抚她怀中那只可爱的玉兔,边看窗外吴刚在桂花树下酿酒,再听嫦娥讲凡间岁月交织、寒暑更替,而心生遐想。虽然我不懂人间那些喜怒哀乐,但从嫦娥隐泪的清眸里,我依然看得出她的怀念。桂花开了又落,瑶池无兴无澜。仙界的岁月日复平淡如此,万年不变。我思凡的心,日盛。曾想终生不过朝暮如此。岂料,那日父皇正在宫中歌舞欢饮,却闻人间血腥气直直冲天而来,派天将查探,原是魔界邪灵正在大肆残虐人类。父皇盛怒下,遣我听命,择日于下界玛法挽救人间。姐妹中,我最蒙父皇重用。因我不似大姐迂腐,又不似七妹多情,我的聪慧才智与生俱来。作为三界的主宰,维护人魔界平衡,是父皇的职责。于天宫透过幻境,我看到了蓝家兄弟勾结邪灵企图侵吞玛法圣地,但拯救人类的合击之术却依然没有出世。父皇指点给我那个素衣男子,他本是唯一可以破译此绝技的凡人,只因受邪灵残害人类的干扰,而一直未能凝练元神,所以需要我们仙界的灵芝草来增强他的心智。而我,将被派去助他一臂之力。怀揣父皇懿旨,我急急飞过瑶池,飞出天门,穿越云霞,翩然飘至凡间。凡间,这是我向往已久的圣地。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凡世的美,让我的心无比欢悦。流连了一路的山色美景,收下心来,破天开区一条龙服务端我要完成父皇交我的重任。我是仙,想找到他一点都不难。于苍月海边,我与这个素衣男子佯作偶遇。他俊逸出尘,龙眉凤目,天质自然。他称自己叫武人,但他那白衣翩翩清逸若兰的气质,让我想起了婉婉长离,凌江而翔的样子。是的,长离是天上的凤凰,而他正是人中之凤。我每日都会去找他,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我自称是药王的女儿,来自一个清冷的地方。我笑他身子骨太弱,于是每日为他熬一碗灵芝仙露,他仰头喝下后,都会报我以好看的笑容,赞一句真香。他称自己做武人,我却喜欢唤他做离之。他笑笑:离字太苦,不如叫我黎之吧。彼时我不懂离字之重,但看他眼里的认真,竟似读出一丝苦意。我开始喜欢起人间的惬意,看农户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竟羡慕起这种男耕女织的生活。而黎之也总会在读书空闲,陪我去看苍月海。海浪拍打着脚面,海风吹得我们衣袂飘飘,晚霞映着他出尘的面容,竟看得我心为之一动。我喜欢人间,破天开区一条龙服务端喜欢人间的海。天上没有海,只有波澜不兴。我曾以为我不会染指凡世的爱。但黎之赞我惊为天人时,我的脸还是不自觉的红了。天人,他不知我真的是天人,而我竟不知,对于爱,仙也终是人而已。当他为我捧来那一束凡世的情人花时,我知道,我爱上了他。而我亦知道,他在激发出合击术后,将会因元神出窍而神形俱灭。生离死别,果然是人间一大悲事。想到他也会死,竟然揪得我心生生的痛了一下。我是仙,不会为任何事所撼。但知道黎之将会形神俱灭,我竟第一次落泪。不染凡尘,我却染了凡世的红尘。我要为黎之绣一件衣,用我的仙羽。虽然之后我将变作凡人,但我见不得黎之死。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转眼已是重阳将至,天气渐凉。那晚,贺黎之生辰,琼浆玉露,我们痛饮长欢。伴着酒兴,我在他琴声中,翩翩起舞。拼将一生休,魔兽sf一条龙开服尽君一日欢。我极尽欢颜,我不想让黎之忘了我。月低风静,瑶琴音止,我为黎之舞罢了最后一曲。黎之定定的望着我,如醉如痴。我知道我很美,美的让黎之不忍侧目。他捉住我的手,拥我入怀。眼神滚烫着,问我可否嫁他?我莞尔一笑,他竟不知,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与他一世相守。黎之的元神已经得以凝练,我知道别期将至。我用仙羽为黎之绣成一件灵魂战衣。虽然拨却仙羽时的痛如抽丝剥茧般让我求生不得,欲死不能,但想到这件战衣在黎之元神出窍后,可佑其元神不散得不死之身,我已安心。我将战衣交与黎之师傅,托他转告黎之:我暂别苍月,在合击出世以后,我会回来找他。我离开了苍月岛,离开了黎之。因为我知道,失去仙羽的我,已与寻常女子无异。更何况,人间岁月匆匆,红颜弹指即老,我昔日盛颜不过刹那芳华,转瞬即逝。我不想让黎之看见我的凋颜。转瞬已是九九重阳,我只身来到了比奇郊野的忘情河。怀里依然捧着黎之送我的那束情人花,这是我唯一可以怀念他的信物。月细华微,秋凉如水。我仰望长天之上,没了仙羽的我再无法返回天界。纵是回得去,我又有何颜再见仙界的父皇呢?这个他最宠爱的三公主竟为了小儿女的痴狂,而流落人间。不过为了黎之,我丝毫不悔,因为我爱他。凝神间,忽听得远方轰然一声巨响,但见两道蓝光交错着,直冲天际。我欣喜若狂,黎之的合击之术终于横空出世。转念想到我许黎之的后会之期,不觉清泪长流。黎之是不是在疯狂的找我?他曾是那样的惧怕离别,而我偏偏许给他了无尽的离别。离别,原来竟是痴话不及与君语,已是陌路红尘。忘情桥上,我孤单了尘世多久的时日我已分不清楚。只是,丽水倒影中,我的身姿已不再妙曼,但我依然活着。因是父皇当年悯我,悯我已是凡人之身,将受轮回之苦,特许母后于桥上为我洒下仙界神露,保我不死之身,并仍赐我仙子之名。比奇城外,寒暑更替。流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我却无心再欣赏这些人间美景,只是望眼欲穿着来往行人。这些年,我没有再见过黎之。我忘了时光流梭,却忘不了对他的思念。那思念,让我痛彻心扉。或许,他已经忘了我,毕竟三千红尘,终会有人比我更爱他吧。我曾是天界的仙子,我织得出玉做人间;织得尽素秋千顷。却唯独织不出,我与他的细水流年。《骑马与砍杀:战团-维京征服》重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2010-2015 天恒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天恒科技
    ☆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 Windows2000 Internet Explorer V5.0 or higher ☆
    苏ICP备09005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