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毛泽东痛骂这伢子是个白痴

作者:奇迹Mu私…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0-17 7:40:58

  毛泽东痛骂这伢子是个白痴

  北京涵芬楼书店原定要举行袁腾飞签名售书活动,但最后却莫明其妙被迫取消。这还不算,苏铁山、君正等40多名毛迷还到现场纠缠闹事,他们打着“拥护毛主席”的旗号要求找袁腾飞理论,大有一副泼皮牛二砸场子的派头。他们不但打出了“打倒袁腾飞”、“讨袁护宪”的标语。还携带血浆、黑墨水、鸡蛋等物。其间,苏铁山还发表了长时间的讲话,驳斥袁腾飞的“反动言论”。苏铁山讲话间和讲话后,“打倒袁腾飞”,“将他送去派出所”,“接受法办”、“接受无产阶级专政”等口号声阵阵响起。毛迷们还纷纷作出一副受害者的神态,一再要求袁腾飞出来“道歉”。看了这段视频,让人有如同隔世之感:这不是“文革”荒唐岁月的再现吗?究竟谁最应当出来“道歉”?对此事本不想予以置评。因为不值一评。然而,鉴于长期以来国人接受“脑白尽”的思想教育,更加上党国的史官们长期玩 “猫盖屎”那一套。因此,苏铁山在演讲中所提出的几个问题,很容易将年轻一代带入认识的误区,甚至容易在部分年长中引起困惑,乃至思想混乱。今日特撰文驳斥,以明辨是非一、宋彬彬在“文革”中有无改为“宋要武”? 苏铁山,原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苏进之子。祖籍河南郾城, 曾任全国工商联技术发展委员会副秘书长、国史学会副秘书长,现已退休。此人是一位铁杆毛左。曾撰文对张志新烈士大加污蔑。放言张志新烈士的事迹是“阴谋史学”的结果。苏铁山一伙人在“涵芬楼事件”的表演,无疑是经过精心谋划的。所以,苏铁山来到“涵芬楼事件”不久,就发表了一个“专题演讲”。而且,他所选的几个问题,诚然是他认为最要害、对袁腾飞最具打击性的。苏铁山在“涵芬楼事件”中,首先发难的第一个问题是袁腾飞“诬蔑”宋彬彬的问题。宋彬彬,女。其父宋任穷是1955年第一批授勋时的上将。曾任中共东北局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顾委副主任。这位红色贵族目前定居在美国。宋彬彬在“文革”期间,曾作为“红卫兵”代表上天安门受毛泽东接见。并亲自为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流传一个这样的故事:宋为毛戴上袖章之后,曾问宋叫什么名字。宋回答:“叫宋彬彬,文质彬彬的彬”。毛听后说:“不要文,要武嘛!”后来,宋彬彬就立即将其名字改为“宋要武”。苏铁山认为,袁腾飞说宋彬彬改名为“宋要武”根本没那回事。宋彬彬过去叫“宋彬彬”,一直叫宋彬彬,现在还叫宋彬彬。从来没有改名为“宋要武”。其间,苏铁山还对袁腾飞“他比较热爱女青年,皇上都这样”一语进行了斥责……宋彬彬有没有改名?百度百科中有关宋彬彬这方面的信息(附链接):“宋彬彬,靳剑生之妻,宋任穷之女。文化大革命时期红卫兵领导人,曾改名为宋要武,后更名为宋岩。”再看1966年8月20日宋彬彬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一篇文章:《我为毛主席戴上红袖章》中的一段话:“………为了毛主席,为了革命,刀山火海我敢上,惊涛骇浪我敢闯。只要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发扬“武”的精神,天下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我们要在游泳中学习游泳,在斗争中成长。革命的重担我们要挑,革命的大权我们要掌。我们向毛主席保证:资本主义休想在中国复辟。我们不但要让中国在我们这一代手中不变色,而且让它在我们下一代手中也不变色,让它千秋万代红下去,要让红光照遍全世界。中国的未来是属于我们的,世界的前途是属于我们的。奇迹Mu私服一条龙制作我们一定要发扬“武”的精神,跟着毛主席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前进,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红卫兵” 宋要武(宋彬彬)”“造谣”和“阴谋史学”,是苏铁山们经常砸向“污蔑毛主席”者的两块砖头。不过,1966年之时“天子脚下”的《光明日报》,总不至于也有胆量“造谣”,搞“阴谋史学”吧?

  二、“他比较热爱女青年,皇上都这样”这句话过份吗? 袁腾飞关于“他比较热爱女青年,皇上都这样”这句话,这些日子引起了毛左们最普遍的愤怒。苏铁山在涵芬楼也愤愤地对众人说:“毛主席他是皇上”?苏铁山这句话问得实在太混,毛泽东九泉之下如果听到苏铁山将这个话题来捍卫自己名誉,极可能要破口大骂“这伢子是个白痴!”毛泽东为什么会骂苏铁山?因为苏铁山是“那壶不开提那壶”。——领袖一生虽然英明神武,但“生活小节”却极不检点。比如吧,1927年10月才上井冈山,1928年春夏之间,便与“兴国第一大美女”贺子珍同志在井冈山结为“革命夫妻”了。年仅二十九岁的杨开慧在一九三年十一月十四日被军阀何键枪决于长沙时,毛泽东与贺子珍结婚已经两年半!这岂只是“生活不检点”问题?——井冈山与湘潭相隔有多远?1928年春夏之间,毛泽东与杨开慧分开才多少时间?更况且这时,杨开慧正在孤苦伶仃育养着三位嗷嗷待哺的孩子!杨开慧女士是一位真正伟大的中华烈女!然而,每当看到领袖后来所撰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之时,内心便不油得涌上一股强烈的悲哀感。……而这些年,领袖的另一首词《贺新郎》引得一些毛迷的喝采:“……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

  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

  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

  又恰像台风扫寰宇。和云翥。”相隔不到一年,“比较热爱女青年”的领袖便迫不及待另览“革命妻子”,谈何“重比翼,和云翥”?“红太阳”如此“光辉”,让人不能不寒心!可怜的毛迷朋友,你们应当学会用自己的脑袋思考啊!为什么会有人斥你们为“毛粪”?好好想想吧!悲哀的绝非是堪称伟大的杨开慧女士,贺子珍女士与毛结婚十年,据传前后生下十个孩子。然而万里长征结束到达延安仅一年多时间,婚变又发生了。——1937年11月贺子珍前去苏联养病,1938年夏天,毛泽东便与当年上海滩的当红明星蓝萍小姐在延安窑洞结为“革命夫妻”了。这里,我不禁要质问那些声称红太阳“完美无缺”的毛迷:世间有几位男人有领袖这般花柳心肠?而这几十年来,各种媒体关于毛泽东深宫大木床上的风流轶事更是满天飞舞。这岂能都一口咬定是“诬蔑伟大领袖”?为什么同是领袖,周恩来,刘小奇、林彪、彭德怀和邓小平等人没有这方面的流言蜚语?所以,袁腾飞关于“他比较热爱女青年,皇上都这样”,又岂有半点过份?窃以为,作为一个党、一个国家的领袖而言,只要大德无亏,“小节”其实无须过于苛求。然而,纵观毛泽东一生,最亏的恰恰是“大德”——毛泽东的“大德”之亏,不仅体现在政治上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逼死包括刘少奇、彭德怀和贺龙等元勋在内的无数国人。还有,他一生最大的罪过,是对中国农民兄弟忘恩负义——众所周知,被斯大林戏称为“农民革命领袖”和“山沟里的马列主义者”的毛泽东,是靠农民运动起家的。从《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到“农村包围城市”,充分体现了毛泽东最重要的政治谋略和军事战略思想。而毛泽东从发动“秋收起义”开始,一直到农民“用小车推出一个解放战争”,完全可以说,毛泽东的人生辉煌,共产党最终战胜国民党,农民作出了最重要的贡献,作出了最大的牺牲。然而,建国之后,在毛泽东统治中国的二十六年多时间里,中国农民成了“九天之下”(梁漱溟语)的贱民——一个二元户籍制,导致中国农民至今成为“二等国民”。魔兽sf一条龙开服由于二十多年间生产条件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由于实行劳民伤财的集体化、“一大二平”的“社会主义穷过渡”,再加上长期以来被强迫支援工业化和“支援世界革命”,中国农民在毛泽东统治的二十六年多时间里,总体生活水平比国民党时期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改变,相反还倒退了。在“三年大饥荒”之时,更是活活饿死了三千多万农民。毛泽东一生最愧对的就是中国的农民兄弟。用“忘恩负义”来形容毛泽东,绝不过份。所以,毛泽东不但“小节”龌龊,“大德”更是令人心寒!可笑的苏铁山老哥义愤填膺地说“毛主席是皇上吗”?这里,老弟要回答说:非也!不过,自秦始皇以降,中国历史上几百个皇上,没有一个有毛泽东的“皇威”!——统治中国二十六年,将中国折腾成什么样子?包括国家元首、元帅在内的几千万同胞死于非命,时间仅过去三十多年,又翻脸不认帐了?

  三、宋彬彬纵然在“文革”没有杀人,袁腾飞又应当负何种责任? 现在,在谈宋彬彬有没有在“文革”杀人的问题了。苏铁山在涵芬楼对此更是对袁腾飞大加发难,说他当面问过宋彬彬有没有在“文革”杀过人。宋彬彬当面告他,她一个也没有杀过,别说是七个。并说这些年,她被这些流言折腾得非常痛苦……等等。这里,且将镜头转回1966年8月5日,这一天,原北京师大女附中党总支书记、副校长卞仲耘在校园中遭受长时间的殴打折磨之后瘫倒在地、奄奄一息,并被弃置于一辆装运垃圾的车上,数小时后死亡。而那些对她进行辱骂和殴打的,正是她昔日的学生!——北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姑娘们。且看当年此事的目睹者林莽的回忆:那是月日的下午,我在实验楼底层图书室,忽然听见从窗外大操场上传来乱嘈嘈的人群声,还有一种金属的敲击声,嘈杂声中还夹杂着一种嚎叫声,越来越响。显然是人群从大操场走到小操场上来,离我们这实验楼越来越近了。小操场就在这座楼的前面。我赶快跑到窗户边,打开纱窗,把头伸出窗外。窗外的景象使你目瞪口呆,使你毛骨悚然。你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场面是怎样精心策划出来的:学校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领头走在前面,她的脸全被墨汁涂黑,两个眼珠子的转动就特别显眼,像两点明明灭灭的鬼火,叫人看了害怕。而她的嘴唇也染黑了,当她开口出声时,可以看见雪白的牙齿,露出了一副门牙,这样的丑化她是一种卑劣的行为。更为卑劣的是还强迫她遵从红卫兵的命令大喊:“我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我是走资派!我有罪!我该斗!我该死!”这几句话喊完之后,又再重复,来回喊。每喊一句,就用右手握着的短棍敲一下左手上拿着的铁畚箕,发出破锣的声音。在她后面跟着的是副校长胡志涛,她的脸也被涂得漆黑。她和卞仲耘不同的地方,只是她拿的不是铁畚箕,而是一个破脸盆,敲在上面的声音要比铁畚箕响得多。她嘴里喊出来的话,内容与卞仲耘喊的差不多,只是各人报自己的姓名和职位不同罢了。再后面是副校长、教导主任、副主任,除了一个副校长和一个副主任是男的,其他三人都是女的。男副校长的喊话,多了一句:“我是走狗,应该砸烂我的狗头。”在这一行被勒令游斗的走资派两旁,都有红卫兵押着,都是女学生,大多戴着“红卫兵”的袖箍,红布黄字。她们手上大多握着短棍,有的还执着长枪,是木枪。一发现哪个“走资派”喊得不够响,就给他一棍,打在他们的头上,像敲在木盒上一样,发出乾裂的声响。于是,那个挨了棍敲的或受了枪杵的立即放大嗓门拼命地喊。往往喊不了两句,声音又小了,于是又打,又大喊,实际上是在嚎叫。嚎到这时分,卞仲耘的嗓门已经沙哑了。越是喉咙沙哑就越倒楣,棍子像雨点般打在她们的头上,特别是那个患有高血压症的卞仲耘,喉咙又早已沙哑,挨棍子就最多了。难道棍子的威力能叫一个沙哑的喉咙发出响亮的喊声来?女红卫兵也对她们狂喊着。这个喊,那个也喊,一片嘈杂,听不清喊些什么,大抵也就是命令她们喊响些吧?“走资派”实在无力遵从这种无法履行的要求,这便气坏了红卫兵,她们觉得光拿棍子打,不能解恨,就抬起穿着翻牛皮军靴的脚,照准走资派的肚子上猛踢。卞仲耘捂着肚子,牛皮靴头就踢在她的手背上,痛得她直叫唤。这种尖锐的叫唤声,连我立在楼内也听得刺耳,令人寒心。卞仲耘终于倒了下来。破天开区一条龙服务端那一倒下,许多红卫兵就涌到她身边,恶狠狠地喊:“ 你别装死!起来!再不起来,老子踢死你!女红卫兵居然自称“老子”了。我以为既然倒下,吓唬吓唬这个女书记就算了,没想到红卫兵,而且是女的会这么狠!她们用穿着军靴的脚踢她。卞仲耘躺在地上,躲是躲不开的,只有任其踢。红卫兵大概是踢累了,才收住脚。虽然不踢了,她们还要创造性地喊出这样的口号:“砸烂她的狗头,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她永世不得翻身!”于是便出现这样一个场面,有一个女将个子又高又大,腿又长,居然在她身上踏上一只穿着军靴的大脚。那气势真够雄伟。写到这里,我忽然明白,好像识破天机,“要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要的不就是这种精神吗?这一场游斗的全部过程,都是杰出的、精心的首创制作,这不是首创是什么?翻遍二十四史,你也找不到这样的记载。红卫兵对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才可称得上是最深刻的体会。四十年过去,从来我都以为是红卫兵过火;四十年过后的今天,历史的久经琢磨终于让我认识到,是谁教导红卫兵这样做。这时,她们坐下来休息了,打人打累了,骂人骂渴了。有人买来整整一纸箱冰棍。不。中国风云汽车工业路在何方传奇能找会当年感觉的传奇网站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2010-2015 天恒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天恒科技
    ☆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 Windows2000 Internet Explorer V5.0 or higher ☆
    苏ICP备09005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