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九月二十三日记

作者:魔兽sf一…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1-5 11:35:09

  九月二十三日记

  已经多久不写字了,就抄作业这个例外也提不起劲。生活、生命,一步步朝前挪,破天开区一条龙服务端看不到荒凉,只是一片无动于衷衣服很久未洗了,大概有两个星期。翻了翻衣柜,长裤子除了一件快发霉的褐色休闲,便没有能穿的了,都有着一两个大大窟窿,瘦瘦的裤子被肉肉的腿撑破的。坐在教室里,鼻子总感觉有种愈发浓烈的体味,尤其是长久未洗的十块钱五双的黑色劣质棉袜,搁在学校两个月的厚的旧运动鞋里还能穿越重围,若脱下就不堪入鼻了忽然想起刚来学校时,不是新生,就在短短的三周前。那时的我每天都会打理自己的床铺,让它整整齐齐的;清理掉好多有用或者无用的书和习题,把杂乱无章的桌面变得焕然一新;每天都换下一身夏衣,并及时的洗了晾晒在阳台上;天天到操场上跑步,有时迎着晨风吹过脸颊,有时乘着月光披我银纱明天早上还有作业,那堂课的可以拖延;明天下午还有作业,那堂课的无法拖延,只是这两个,我都还未曾动笔。曾想过忧愁的美,曾恋过残伤的丽,曾梦过堕落的芬芳,他们都在我心中,散发着一种罪恶的美,让我认为,那是一种殉道者般的壮丽。自甘,原是那么深刻,所有的通通只是自找而已。小时候听大人说用手抓长着漂亮翅膀的蝴蝶是会烂手,我便只敢追逐着草丛中最常见的白色蝶。现在则笑话一切都是骗人的,亲口咬下黑色的毒苹果小学时,我会盯着网吧门口发呆,那是我那个年纪所敬而远之的。而那时候网吧也并不常见,一大片的房子中或许只有一两家,老师们家长们的教导敦促也远没现在如此频繁,如此急迫。唯一一次的冒险是和一位好朋友坐十多站的公交,到他家附近上“黑网吧”玩他口中的传奇私服,而那一次冒险以严查时期不准小孩子进而告终。迫于父母的经济压力,特别是老师所言择校方式的改变,依我当时的成绩,魔兽sf一条龙开服能上四七九,叫我父亲至少准备好几万块的读中学的钱,在即将步入小学六年级时我回到了家乡,一个小县城。在那里,当年我就在一次串亲戚的时候和一个有着不太遥远血缘关系的哥哥进了网吧。初中没断过去网吧,接近中考的时候尤甚;高中也没断过,同样在高考前的一两个月尤甚。我的第一次对父母撒谎,也是因为它,此前任何一次我的试图隐瞒都不得不向父母的“看着我的眼睛,你是个诚实的孩子”而缴械投降,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了身边的小孩子们(哥哥妹妹或者市场上的孩子)我曾想,若不是父母的在成都农贸市场里卖干杂卖猪肉几多年也没存上起码的教育孩子的钱,我会不会还是现在这样;我若不曾进过网吧,直到真正需要时才开始接触网络而不是为了消遣,我会不会是现在这样我不知道答案,因为结局已注定假设无法发生。我甚至曾想,若是早早地进了网吧,或许也不至于现在连以前的一个同学也联系不上了吧;若是我不曾跟着父母来到成都,就老老实实做一个留守儿童,我的朋友也不至于那么少吧,这些都影响了我的性格。可是,一切都如段首现在,我又来到了成都,以一个在读大学生的身份。对这片土壤,我没比不曾那些没来过的外地同学多了解多少,顶多记忆中有“建设路”“踏水桥”这两个路标,“华联”这个商场名字和“培华”这所小学名。此时,我尚有抉择的机会,毕竟这大学高出重点线几十分,是我所付出过的汗水最令人满意的结果。欣慰的开始和逐渐灰心的过程仿佛装点了我过往的一生。自从大一下学会了翘课和不交作业,我已经会不自觉的这样做了,知识的跟不上或者只是单纯的习惯导致每堂课我都昏昏欲睡。600多人的专业大一上的60多名到了全学年就成了200多,这200多还托福于上半年此间不乏挣扎,就在两三个星期前,我也试图自我拯救。最后,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原计划的简单随想暨再次自我拯救没想到多添了那么多回忆。我只感觉,大学,走错了就好难挽回,很吃力,太辛苦,哪比得上寝室宅,网络控来得清闲。只是,只是,我知道,奇迹Mu私服一条龙制作我没有做殉道者的那个经济条件,那道也不是正道,那些带着邪气的蛊惑是不属于我的我想放飞那蝶,呕出那苹果结于二十四日凌晨一点

  另寻培华小学2005毕业的同学,班号应该是1,同学有:冉文锐、李定强、刘函科、张琴、周蕾等。还记得以前传奇私服里面的一个非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2010-2015 天恒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天恒科技
    ☆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 Windows2000 Internet Explorer V5.0 or higher ☆
    苏ICP备09005723号